當前位置:首頁 >齊風魯韻 >齊魯名家

王學典:明天下之大德 做原創之學問

2019-07-24 10:13:00  作者:  來源:光明日報

  習近平總書記在看望參加全國政協十三屆二次會議的文化藝術界、社會科學界委員時指出:“要堅持用明德引領風尚。文化文藝工作者、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都肩負著啟迪思想、陶冶情操、溫潤心靈的重要職責,承擔著以文化人、以文育人、以文培元的使命。大家理應以高遠志向、良好品德、高尚情操為社會作出表率。要有信仰、有情懷、有擔當,樹立高遠的理想追求和深沉的家國情懷,努力做對國家、對民族、對人民有貢獻的藝術家和學問家。要堅守高尚職業道德,多下苦功、多練真功,做到勤業精業。要自覺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自尊自重、自珍自愛,講品位、講格調、講責任。”這一重要論述,對我國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提出了新的要求和期待,為我國哲學社會科學工作發展指明了方向。

  “明德”乃學術之魂 

  “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于至善”。“親民”和“至善”是“明德”最基本的要求。自古以來,歷代碩彥鴻儒所做的工作,都可從根本上歸結為明德。孟子的“我善養吾浩然之氣”是明德,司馬光編《資治通鑒》時追求的“敘國家之興衰,著生民之休戚,使觀者自擇其善惡得失,以為勸戒”也是明德。

e77乐彩手机登录  在這方面,古今中外許多先賢大德為我們樹立了光輝的榜樣。司馬遷15年著《史記》,班固20余年寫《漢書》,玄奘17載成《大唐西域記》,司馬光19年編《資治通鑒》,顧炎武20年撰《日知錄》……他們留下的文化瑰寶無一不是經年累月的嘔心瀝血之作。

  更讓我們高山仰止的是馬克思主義創始人的學術精神。《資本論》這部耗費了馬克思畢生精力的科學巨著,在其生前只出版了第1卷。馬克思去世后,面對著堆積如山的草稿,恩格斯無私地承擔起整理和出版《資本論》第2卷和第3卷的艱巨任務,《資本論》第2卷1885年出版,第3卷1894年才得以問世。用列寧的話說,這兩卷《資本論》是馬克思和恩格斯兩人的著作。《資本論》第1至第3卷的創作和出版,歷時半個多世紀。

  青年馬克思的一段話也許能表達明德的最高境界:如果我們選擇了最能為人類而工作的職業,那么,重擔就不能把我們壓倒,因為這是為大家作出的犧牲;那時我們所享受的就不是可憐的、有限的、自私的樂趣,我們的幸福將屬于千百萬人,我們的事業將悄然無聲地存在下去,但是它會永遠發揮作用,而面對我們的骨灰,高尚的人們將灑下熱淚。

  習近平總書記在講話中號召我們為時代畫像、為時代立傳、為時代明德。遵循著先賢的榜樣,當代的中國學人有責任、有義務擔當起這一崇高使命。而要擔當起建設中華文化的大任,就要按照習近平總書記所要求的,堅守高尚職業道德,多下苦功、多練真功,做到勤業精業。只有踐行這一要求,我們才能履行學者的天職,仰無愧于天,俯不怍于地,在中國崛起的大時代中有所作為。

  “明德”,把學問寫進群眾心坎里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文學藝術創造、哲學社會科學研究首先要搞清楚為誰創作、為誰立言的問題,這是一個根本問題。人民是創作的源頭活水,只有扎根人民,創作才能獲得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源泉”,“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要多到實地調查研究,了解百姓生活狀況、把握群眾思想脈搏,著眼群眾需要解疑釋惑、闡明道理,把學問寫進群眾心坎里”。這是對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以明德引領風尚的明確要求。

e77乐彩手机登录  把學問寫進群眾心坎里,首先要反映現實、觀照現實。中國學術有著悠久的經世致用的傳統,有理想有作為的知識分子無不關注社會現實,直面社會矛盾,解決社會問題,為國治民安上下求索。“以天下為己任”幾乎是歷代知識分子共有的情懷。顧炎武提出“凡文之不關于六經之指當世之務者,一切不為”,就是要讀書人密切聯系社會現實問題來研究學問,修煉“實習、實講、實行、實用之學”。讓學術從象牙塔中走出來,回到火熱的現實中來,立足中國現實,植根中國大地,把當代中國發展進步和當代中國人精彩生活表現好展示好,把中國精神、中國價值、中國力量闡釋好。

  把學問寫進群眾心坎里,要堅持與時代同步伐。只有與時代同行的學術,才能夠深刻地改變歷史,獲得源源不斷的發展動力。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這是中國發展新的歷史方位。毫無疑問,這也是中國學術發展新的歷史方位。只有通過“臍帶”與這個時代連接起來,中國學術才能夠健康成長。三年前,習近平總書記在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上指出,這是一個需要理論而且一定能夠產生理論的時代,這是一個需要思想而且一定能夠產生思想的時代。只有植根于這個時代,我們才有可能創建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話語體系。

  把學問寫進群眾心坎里,要堅持并奉行正確的價值準則。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屬于培根鑄魂的工作,一定要把握正確的價值方向。從根本上說,學術不僅關乎知識的發現和生產,更關乎道德和信仰。像社會正義、基本倫理、人與人之間的友愛、國與國之間的和睦等,都是應當肯定和維護的;而諸如暴行、仇恨、屠殺、侵略等,則必須予以譴責。

  總之,在任何時候,學者都不應該回避、掩蓋自己的價值傾向。“善善惡惡”、是非褒貶應當是哲學社會科學的一項基本屬性。這種屬性不能放棄,也不應弱化。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引領整個社會朝正確方向前進,是今日的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應該承擔的社會責任。

  原創之學問源于“明德”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哲學社會科學研究要立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實踐,提出具有自主性、獨創性的理論觀點。這為新時代中國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開拓“明德”之路指明了方向。

  中國歷史從起點上就走了一條與西方發展不同的道路,當今中國改革開放的偉大實踐,也是一條世界上從未有人走過的新路。要深刻反映70年來黨和人民的奮斗實踐,深刻解讀新中國70年歷史性變革中所蘊藏的內在邏輯,講清楚歷史性成就背后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理論、制度、文化優勢,更好用中國理論解讀中國實踐,為黨和人民繼續前進提供強大精神激勵,中國學術就必須進行深刻轉型,創建中國風格、中國氣派和中國特色的學術體系、學科體系和話語體系。也就是說,當下的中國學術應該擺脫作為西方學術投影的存在形態,踏上一條艱苦的原創之旅。對學術界而言,這是一項前無古人后啟來者的偉大事業,這也應是學術文化界所立之大德。

  改革開放40年中國高速發展的秘密在哪里?中國經驗給人類社會提供了哪些西方沒有的東西?中國道路的特征是什么?而這些東西如何被概念化,或者提煉成帶有一般意義的理論原則?解答這些問題的答案就是哲學社會科學的本土化,就是把中國經驗升華為一般的理論原則。這就是要創造一種從中國經驗出發,以回答中國問題為鵠的,從而最大限度地尊重中國特點、中國文化、中國傳統、中國材料、中國數據、中國案例的哲學社會科學的中國范式。而要成功鍛鑄哲學社會科學的中國范式,中國學者必須具備大抱負、大境界、大追求、大關懷、大視野和大動力。

  (作者:王學典,系全國政協委員,山東大學儒學高等研究院執行院長、《文史哲》雜志主編)

責任編輯:李曉夢
文章、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e乐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