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77乐彩手机登录

文獻數據

楊念群教授榮獲“第五屆單向街書店文學獎”年度作品獎項

來源:中國人民大學網站作者: 2020-01-13 09:40:00

  12月28日下午的杭州,歷經世界、失語、時間、創造、困境五個主題敘事,第五屆單向街書店文學獎的9部年度作品和7個年度作者大獎全部揭曉,中國人民大學清史研究所楊念群教授《五四的另一面》榮獲年度作品獎。

  

  作家、單向空間創始人許知遠在頒獎現場

  “不管是作家、學院教授,還是藝術家,所有跟知識領域、思想、文化有關的人,對自身的使命感應該確定無疑,不能因為面對空前的反智浪潮,我們就喪失自己內心的準則。讀書人的驕傲是對世界非常廣闊的好奇心,那些狹隘的標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對世界真誠的態度。每年的書店文學獎,我們都希望做到豐沛,不單包括傳統意義上的詩歌、小說,同時希望音樂人、孤獨的冒險者出現。

  “我始終希望和我的同事、周圍的書店、作者形成共同體,我們會批評對方,也會真誠贊揚對方。我希望這一切是真摯的,不是刻板的。”

  ——許知遠

  年度旅行寫作:

  周云蓬

  旅行文學獎頒給視障的寫作者需要膽識和眼光。我是被迫地以自己的角度跟世界打交道,這是視覺的時代,別人靠視覺,我是靠耳朵和對這個世界的好奇心。

  年度文學翻譯:

  汪天艾

  今年剛好是我做文學翻譯的第十年,今天我需要感謝一下你們請來的兩位嘉賓。這本書是由我們第一次完整譯介引進,但最早把皮扎尼克的一組詩介紹到漢語語境里的,其實是杭州的蔡天新老師,所以很感謝他當時讓中國有了第一批皮扎尼克的讀者。另外,十年前我剛開始念大學并且剛開始嘗試做文學翻譯的時候,我問我的翻譯老師:“文學翻譯到底要怎么才可以做好?”當時他引用了周克希老師的一句話,說“文學翻譯最重要的是要善感和耐靜”,今天在現場看到周克希老師,我特別感動和開心,希望接下來繼續耐心努力地把文學翻譯做下去。

  年度批評:

  陳以侃

  我們的社會正處在一個“失語”的階段,人的開心、高興、喜慶、憤慨、情緒都是過于整齊,以至于失去了自己的聲音以及想要的某種狀態。所以我想要找到能夠讓我真正高興的東西,并且我找到了。我聊的很多書、喜歡的很多作家都是能夠讓我高興的,那種情緒正是我想要的接近于“高興”、滿足我“閱讀欲望”的狀態,是真正發自內心的喜悅,是最不受控制,是很自我的東西,是屬于我的。也希望在新的十年到來之際,我們都能為了自己喜歡的事情以自己喜歡的方式高興著。

  年度新聲:

  反派影評

  我希望大家更多去關注其他被提名的自媒體和 NGO,他們是木蘭花開、六層樓先生、林象文化和打邊爐。其實我們只是說話的,而他們當中的很多朋友都在身體力行做事,做事比說話重要。我們只算是蹭電影熱點,而其他領域——尤其民生領域——的自媒體,才更值得也更應該被注意到。

  年度編輯:

  高興

  我平時是一個憂傷的人,但今天我必須高興了。在這個世界上,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本身就是一種獎賞,天賜的獎賞,沒有想到做自己喜歡做的事還能夠贏得認可,已經是獎賞中的獎賞。做自己喜歡做的事肯定要付出代價的,辛苦邊緣艱難孤獨種種,而文學是最好的祝福。

  年度致敬:

  周克希

  我至今為止的人生大致上可以分為兩段33年數學37年翻譯。中間交叉著10年。從數學改行翻譯以后,時不我待的感覺始終伴隨著我,我給自己定下一個原則,看淡名利。既然自己起步晚就更不應該把時間花在去填寫申請表格,去寄送一大堆參評參獎樣書……這一類事情上。因此我跟這樣那樣的獎項好像總是無緣的。今天在沒有提過任何申請,沒有跟主辦方有過聯系的情況下,單向街把這樣一個獎項頒發給我,我很意外,也很感動。

  年度青年作家:

  袁凌

  三年前我曾提名過這個獎項,當時還是一本大家不知道的小說。我在不怎么年輕的年紀獲得了今年的青年作家獎,所以我在想,青年跟年輕不是一回事。某種意義上,青年是一種克服時間,克服人生障礙的努力。青年也許意味著是一種精神,意味著我們保持一種思考能力,一種對時間的洞察。它不是看眼前、看局部、看當下一切所得是否可以馬上變現的功利心,而是關心未來的事情,關心遠方,關心不同階層、不同群體以及更廣大的人,關心他們的存在和他們心靈的這樣一種精神。這使得青年這個詞變得有意義。

  第五屆單向街書店文學獎年度作品(排名不分先后)

  《黑羊與灰鷹》

  三輝圖書編輯 高蔚雪

  想象一下,現在的中國讀者讀80年前一位英國女性知識分子行走南斯拉夫地區的文字記錄,其實整個閱讀過程像這本書的作者麗貝卡所翻越的重重山脈一樣,過程很艱險。很多時候我們試圖走進他人,但連我們自己去觀察的對象都不相信這樣的可能,就像《黑羊與灰鷹》這本書所描述的一部分南斯拉夫地區的人民一樣。但我覺得,正因為有像麗貝卡這樣的作者,我們才看見了傾聽和言說的可能和意義,這也是我們相聚在這里的意義。

  《T。S。艾略特傳》

  上海文藝出版社藝文志工作室出版總監 肖海鷗

  這本書在去年此時出版,來到中文世界剛滿一年,好像跟單向街比起來還很年輕,但我做這個選題是在2014年。譯者許小凡開始翻譯的時候還在諾丁漢做博士,現在已經是北外的青年教師,五年多的時間過去了。書的英文版是1998年出版,30年前了,作者戈登開始做艾略特研究是1919年。艾略特寫給他的《靜默的圣女》在封禁了50年之后,上個星期在普林斯頓剛剛重見天日,這是很激動人心的事情。艾略特評價帕斯卡爾的時候說,“帕斯卡爾將會被每一代人重新研究,不是他們變了,而是一代又一代人對帕斯卡爾以及對像和他享有同等地位的人的看法,是人類歷史的一部分。”不知道他寫這句話的時候有沒有想到自己的身后,戰勝時間只有一個辦法,就是穿透它。

  《羊之歌》

e77乐彩手机登录  活字文化副總編輯 劉凈植

  這本書是有著“日本良心”之稱的著名知識分子加藤周一的傳記。在加藤周一誕辰一百周年之際,這本書被介紹到中國。這是一本看起來并不是那么“時髦”的書,但讓我們吃驚的是,在這本書的豆瓣主頁上,它擁有著高達 9。1的評分。如今《羊之歌》這本書被評選為年度作品,從側面也證明了單向空間、書的譯者以及編輯是和年輕讀者站在一起的,有人熱愛著這本書,他們辛苦就沒有白費。

  《安身立命:大時代中的知識人》

  華東師范大學教授、作者 許紀霖

  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人人都有一個文學夢,我也不例外。為了這個夢想,我努力考學,向班主任保證我要當一名作家。但卻被陰差陽錯的從中文系調劑到了政治系。沒有辦法只能將錯就錯,最后讓我走上了研究中國知識分子的路,一不小心成名了,但是我也從此斷了文學夢,30 多年不敢見我的班主任老師。可能是心有不甘,也可能是為了完成少時夢想,我開始試著用文學家那種心靈感受的方式,甚至是生命體驗的方式來寫、來體會我們前輩、上一代那些知識分子的心路歷程。今天單向街給了我這個獎,現在我可以去見我的班主任了。

  《有所不為的反叛者》

e77乐彩手机登录  北京大學教授、作者 羅新

  學術的發展動力通常既來自學術的內部,也來自時代環境的各種力量。我是在這幾年里寫出這本書的,對外部環境造成自己的學習發展體會很深。我想我們生活在一個不是很讓自己滿意,甚至非常失望的時代,很沮喪、很焦慮,有時候還很悲觀。對于學術工作者來說也許也是一種幸運,因為壓力越大,焦慮越深,失望越深,內心的沖突越激烈,這個對檢驗自己的學習,檢驗自己學術的深度,檢驗自己和時代、研究對象的關系還是很有意義的,我自己所做的就是這樣的努力。

  《五四的另一面》

e77乐彩手机登录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作者 楊念群

  對研究歷史的人來說,被說文字好是一種罪過。但我個人認為學者和文人不應該分開,一個好的學者也應該是個好的文人,是現在這個時代讓學者和文人截然而分。古代有一種說法,叫“考據、義理和詞章,三者兼得,視為大者。”有了考據、義理還不能算作一個好的學者和歷史學家,還應該辭章好。得到這個獎是對我在書里表現出的詞章的鼓勵。因為今年的時間很特殊,是“五四”一百周年,所以出“五四”相關的書是非常困難的,特別感謝文景對這本書出版付出的努力。

  《費孝通晚年談話錄(1981-2000)》

  三聯書店出版社、責任編輯 唐明星

  《費孝通晚年談話錄》有別于費老早年的《鄉土中國》,這是他生命最后20年對學術歷程的反思。在這個思想過程的背后有很多鮮活的人物和活動,還有他溫暖的記憶,有很多推己及人的理解和對一代學人的解讀。書里披露了很多罕見的史料,這些史料背后有著費老很多前瞻性的思考,而且這些思考完全是立足現實、解決問題的角度。這本書對很多領域的學者或者個人,都有很重要的啟發價值。費老曾經說過,“文化要靠傳的,希望有人把我的東西弄出來,傳下去。”這本書擔負著這樣的重要使命。

  《獵人》

  責任編輯 羅丹妮

  哈羅德·布魯姆《如何讀,為什么讀》的序言里有這么一句話,我特別喜歡:“我不知道我們欠上帝或自然一個死亡,但不管怎樣,自然會來收拾,但我們肯定不欠平庸任何東西,不管它打算提出或至少代表什么集體性。”

  在我們這個時代,對平庸的敬意已經夠多了。我們其實很遷就,我們不知道大眾具體是指誰,我們很遷就環繞著我們的聲音,我們已經幾乎被這些聲音淹沒,沒有時間去辨別它到底是平庸的還是獨特的,我們有太多自以為獨特的見解,最后匯成了一個平庸的洪流。而且,當我們的一些東西成為一個集體性的東西的時候,就無法再評判它的善與惡。可文學里頭有很多的新的東西不是因為我們遷就平庸獲得的,獨特的東西都是首先跟平庸決裂然后才做出來的。我期待著,有更多不甘平庸的作品出現,也有更多不甘平庸的讀者能夠認出它們,閱讀它們,讓它們留存下去。

  《苔》

  作者 周愷

  這本書里有一個地方寫到一個尼姑庵收養了一個女娃子,那個女娃子帶著山匪去一個洞窟里,點著火把看洞壁上繪的佛像、菩薩和城池圖。出來以后女娃子讓山匪閉上眼睛,問他聽到了菩薩沒有,他說聽到了。問他聽到佛祖沒有,他說聽到了。問他還聽到什么,他說還聽到城池開男男女女涌進城,聽到開著有典當行,還聽到巷子里頭有狗叫喚。這是我小時候的經歷,我們那時候去山里面,去所謂的洞窟,后來發現那是人家的墓穴。去那個地方玩耍,時間久了驚恐退卻,想著很美妙。寫作以后我經常回想起那種感覺,其實寫小說和那一刻的感受相通,很多時候通過書寫,通過文字,穿越時間和空間,抵達肉身無法抵達的地方。

  自2015年起,單向空間發起全國首個書店行業的文學獎評選,今年已經是第五年。我們繼續邀請100家中國本土書店提名,由權威學者、作家、藝術家、建筑師等聯合評定,票選華語出版界在過去一年中最值得關注的聲音。我們鼓勵年輕的思想和寫作者,傳遞新的時代性和世界感,倡導不流于消費時代的精神價值。

編輯:解放

e乐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