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國學大家談

董仲舒儒學的精神方向

2019-09-26 08:40:00  作者:李宗桂  來源:董子與儒學研究

  大家好,我演講的題目是《董仲舒儒學的精神方向》。什么是精神方向呢?就是精神所向。一個人、一個學派、一種理論、一個團體,大而言之一個民族的價值追求、精神寄托。簡而言之,董仲舒儒學的精神方向,就是其所追求的精神所在、價值取向所在、發展方向所在。

  我覺得董仲舒儒學是真正的實現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的“新儒學”。董仲舒是對先秦儒學進行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的一個思想大家,他所創建的儒學是真正的“新儒學”,這是一個基本看法。在這個看法之下,我想談一下董仲舒儒學的精神方向。我覺得董仲舒儒學的精神方向可以用四個詞、八個字概括——“向前、向上、向善、向實”。

e77乐彩手机登录  第一個,“向前”。就是不后退,不守舊,它要依托于傳統,但是它并不是僵化地固守傳統,而是要更新傳統。它要創造性發展,在守成中創新,構建新型的價值系統,開辟新局,真正做到了繼往開來。大家熟悉的董仲舒的“更化”主張,“三綱五常”核心價值觀的構建,就體現了“向前”。

  第二個,“向上”。董仲舒思想非常重視大一統,這一點大家很熟悉了。“《春秋》大一統者,天地之常經,古今之通誼也”。董仲舒重視國家統一、民族融合、民族團結,重視社會風尚的提升,重視國家治理、社會治理的價值原則、指導方向的正義性,重視禮樂教化的化民成俗功能,這些都是“向上”的表現。

  董仲舒《天人三策》中有一段話,我在這里想說一說,因為我覺得這個很典型地反映了“向上”之風。這段話是:“故為人君者,正心以正朝廷,正朝廷以正百官,正百官以正萬民,正萬民以正四方。四方正,遠近莫敢不一于正,而亡有邪氣奸其間者。”君主首先要端正自己的思想,端正自己的價值觀,然后才能正天下。如此,天下無不認同、歸服于“正”,不端正的不好的風氣,邪氣奸氣就無法存在,這叫作正氣,就是“正心”的作用所在,就是“向上”的凝練體現。

  此外,《天人三策》中說:“道者,所繇適于治之路也,仁義禮樂皆其具也。故圣王已沒,而子孫長久安寧數百歲,此皆禮樂教化之功也。”什么是道呢?道是適合于治理天下、治理社會的正確道路,由于這樣,人就堅持道,善用仁義禮樂這些工具。即使圣王已經不在了,但是子孫后代長治久安數百歲。什么原因呢?就是因為施行禮樂教化實現了長治久安。這是更為深厚更為長久的“向上”。

  第三個,“向善”。追求善治、善道、善人。善治就要求統一思想、統合價值、長治久安,包括調均。調均不僅僅是調節財富,使其均衡,使其相對合理,還要調節政治,使不同階層的人享受到政策的實惠、享受到君主的恩澤,這也是調均。還有,要構筑思想道德的堤防,引人向善。董仲舒強調的更化,更是自覺地與“善治”的目標直接聯系起來,他明確說過“更化則可善治”。他還說:“夫仁誼禮知信五常之道,王者所當修飭也。”首先君主要去培育、掌握、踐行仁義禮智信五常之道,如果能夠這樣,你就可以“受天之祐,而享鬼神之靈,德施于方外,延及群生也”。如果王者懂得這些道理,他就要以教化為首要任務:“立大學以教于國,設庠序以化于邑,漸民以仁,摩民以誼,節民以禮。”仁義禮都是用來引導民眾向善的。如果這樣的話,則“教化行而習俗美也”。美就是一種善。西北政法大學趙馥潔教授的《中國傳統哲學價值論》,我認為是寫得非常好的一本書。這本書中提到中國傳統哲學有六大思想特色,其中有一條就是“善統真美”,真和美是統一服從于善。我覺得董仲舒的儒學思想也是一種真善美結合而又“善統真美”的思想。

  第四個,“向實”。重視實際,解決現實的社會治理問題,不是空談道理、概念。我覺得這是很重要的一點。董仲舒的大一統觀念、更化思想、調均主張、關于性三品的教化論,關于學校教育與社會教育相結合以解決人的素質的提高和社會良好治理問題的觀點,以及以儒學治國解放思想統一的問題、價值整合的問題、民族融合的問題等等,這些都是在面向社會現實,解決實際問題。

  董仲舒不僅僅是坐而論道,而是面向社會,思考如何把先秦孔孟荀儒家的價值理想落實到社會實踐中去,變成實際的精神動力和價值支撐,這是很重要的一點。但是學者只能用學術的方式去參與社會的建設,參與社會的發展。于是,要通過行政架構,通過行政力量的中介,也就是說,思想家和政治家合作來實現。董仲舒正是通過與政治家的合作,把理論變成了現實,解決了儒家的社會關切,這是一種“向實”。

  另外一個方面,董仲舒的儒學是內圣外王之道,是真儒學。董仲舒是政治化的儒家,也是實踐性的儒家。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政治化的儒家、實踐性的儒家才是真儒家。這些年有一些新儒家學者,還有一些傳統文化愛好者,在批評、否定董仲舒,認為董仲舒不是儒家,是儒家里面的“賊”。我覺得這些評價太情緒化、太片面化,脫離了歷史實際。我認為判定是不是儒家,應該有其歷史的標準。《漢書·藝文志》中說:“儒家者流,蓋出于司徒之官,助人君順陰陽明教化者也。游文于六經之中,留意于仁義之際,祖述堯舜,憲章文武,宗師仲尼,以重其言,于道最為高。”這就是儒家思想。董仲舒完全符合這些條件。與此類似,《論六家要旨》中說:“儒者博而寡要,勞而少功,是以其事難盡從,然其敘君臣父子之禮,列夫婦長幼之別,不可易也。”董仲舒思想非常典型地反映了這些特征。因此我們覺得董仲舒儒學的方向“向實”,這確實是值得肯定的。

  本文為2019年6月29日李宗桂教授在“2019中國·衡水董仲舒與儒家思想國際學術研討會”上發表的主題演講。根據錄音整理,并有所補充完善。 

責任編輯:趙珂
文章、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e乐新闻网